公司活动

印象?江山

2018-01-12

习主席曾说过:“不忘初心,方得始终。”然而,什么是初心呢?

怀着这样的困惑,我来到衢州江山,踏上了两日一夜的旅程。




静默的山

  向导说:“欲登江郎山,需踏过365级台阶。走完这些台阶,也就预示着走完这一年所有的苦难。”

  风尘仆仆地爬完这些台阶,极目远眺,“会当凌绝顶,一览众山小”的自豪感油然而生。群山环绕的自然风光,错落有致的徽派建筑,两者交相辉映,却有一番“江山如此多娇”的壮美。

  金色的阳光从枝叶的罅隙间飘洒下来,我倚坐在冰凉的石头上,用手擦拭着额头细细的汗珠。仰视的瞬间,日光倾城,树影斑驳,让我恍如置身世外桃源,回到大山深处那个生我养我的小村落。那时的我,也如现在这般——与群山对话,与和风相依,聆听荫翳间的鸟语,凝眸蔚蓝色的天空。

  然而,一切似乎都回不去了。昔日的花香鸟语,早已被机器的轰鸣声所取代;清澈见底的小溪流,如今也已污浊不堪。村落满目疮痍,而此时的我困囿于钢筋水泥的城市,每天辛苦地辗转奔波,却将最初的梦想深埋心底。

  如果终有梦想成真的那一天,历经再多苦难又何妨呢?



温柔的夜

  深秋的黄昏总是稍纵即逝,而在这里,一切似乎都慢了下来。

  车厢内很暖和,窗外的景物好似披上一层薄雾轻烟,置于柔和的光影间。远山含黛,仿若绘制一幅色彩忧郁的水墨画,有着淡淡的香茗味道。

  向导说:“这里和大城市不一样,生活节奏特别慢。没有色彩斑斓的霓虹灯,没有灯红酒绿的夜生活,人们都早早地回屋歇着了。”

  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,遥想上古时代的人们也是如此。夜深了,他们或“秉烛夜读”、或“诵明月之诗,歌窈窕之章”、或“月上柳梢头,人约黄昏后”,当然也会有“蓦然回首,那人却在,灯火阑珊处”的惊喜。这样的生活在我们现代人看来似乎乏味了些,而他们却乐在其中。

  木心的诗中说:“从前的日色变得慢,车,马,邮件都慢,一生只够爱一个人。”这份岁月静好的闲适与安定,无比令人神往,却又是那般可望而不可及。

  “何夜无月,何处无竹柏?”世上最难的事,莫过于身处灯红酒绿的繁华都市,体验其间的人情冷暖,却依然有着“不以物喜,不以己悲”的洒脱与旷达。



记忆中的老街

  历史悠久的廿八都古城,宛如镶嵌在群山怀抱中的一颗明珠,不经意间流露出现世安稳的味道。

  黑瓦白墙的老屋,木制的小门透出一丝温暖的气息;窄窄长长的青石板路,似乎在诉说着未完待续的温情故事。临街的小吃店泛起袅袅炊烟,不知谁家的狗儿正慵懒地趴在门槛上,颇有几分“偷得浮生半日闲”的韵味。

  路边,一位面容慈祥的老奶奶摆摊卖起了臭豆腐——她的音容笑貌,与我的祖母竟有几分神似。

  印象里,祖母对我疼爱有加,而那时的我还是一个不谙世事的孩子。

  直到她去世,我才理解《目送》里那句:“……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。你站立在小路的这一端,看着他逐渐消失在小路转弯的地方,而且,他用背影默默告诉你:不必追。”

  “树欲静而风不止,子欲养而亲不待”。原来,人可以在一瞬间长大,懂得学会珍惜。


“初心”是什么?

  是“老骥伏枥,志在千里”的高远理想;

  还是“得之淡然,失之坦然”的处世态度;

  亦或是“谁言寸草心,报得三春晖”的血缘至情……

  我心里似乎有了答案。




(文/工程管理中心 俞易砖)